QDII2启动在即 中高净值人群如何布局海外投资

QDII2启动在即 中高净值人群如何布局海外投资

QDII2:跨国资产配置大幕将启


在国内股市频创新高,且领跑全球股市,“风景这边独好”之际,近期两则关于QDII2的新闻略显低调却不容忽视。

其一,5月初,国务院批转国家发改委《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》中明确表示,要“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,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,择机推出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(即QDII2)”。

其二,据《证券时报》周二(5月26日)报导称,QDII2境外投资试点管理办法将很快发布,首批试点QDII2的城市共有六个,分别为上海、天津、重庆、武汉、深圳和温州。相关部门的准备工作已经接近尾声。

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若能洞悉中国高/超高净值人群的资产配置,将更大程度地感受到下一个财富热点。接下来我们来看两份高/超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调查,一份是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推出的《中国私人财富报告》,一份是胡润研究院《胡润研究院:2014-2015年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需求调研报告》:

1)从可投资资产来看,2014年中国可对外投资资产达112万亿,首次超过100万亿,目前已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。1百万以上个人可投资资产近82万亿。

2)从境外投资占比分布来看,高净值人群中拥有境外投资的人群占比由2011年的19%上升至2015年的37%,而超高净值人群这两大数据分别为33%和57%,海外投资已成为中高净值人群的标配。

3)海外投资的主要目的是分散风险和主动寻求海外投资收益,两者占比分别为61%和39%。

一边是个人跨境投资明确放开,一边是从暗流涌动到已呼之欲出的高净值人群海外配置大趋势;如果允许1百万以上个人50%的境外投资,那么一个相当于41万亿元总配额的海外资产配置市场呼之欲出。

背景:海外投资是主动出击,还是不得已而为之?


对于决策层而言,QDII2推出主要意义有三:一是满足境内居民全球化资产配置的需求,二是缓解外汇储备增长对管理效率带来的压力,三是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。

我们认为,如果说中国高净值人群的海外投资,资产的全球配置在2009-2010年是主动出击的话,当前已经是迫在眉睫,甚至是不得已而为之。中小股民也对国内的风险有着清醒的认识和认知,同时也要有资产配置分散的意识和行动。当前的中国股市盛宴,劲酒虽好,切莫贪杯。那么如何看待当中国中小股民在股市上倾情投入,全民狂欢的同时,国内高/超高净值人群却在海外资产配置和布局方面加速推进呢? 原因主要有三:

1、中国家庭资产配置显著扭曲。

根据中国社科院与西南财经大学《中国家庭金融调查》,当前中国家庭资产整体呈现“四大扭曲”。分别是:1)金融与非金融资产平衡结构的扭曲,中国居民非金融资产达到64%,远高于主要发达国家;2)房地产对非金融资产内部结构平衡的扭曲,占比达92%;3)存款对金融资产内部结构的扭曲,占比近60%,其次是固定收益,尤其是过去三年刚性兑付背景下高收益信托产品占比上升较快;4)家庭金融资产分散程度低,近80%的居民只持有一种或以下除存款外金融资产。也就是说,中国居民接近80%的资产存留在存款,房地产(包括投资性房地产)和高收益债权中,且资产配置分散度极低。

2、本土收益吸引力前景正在透支,且在“风险重新定价”后资产错配的再平衡迫在眉睫

这种扭曲的金融背景,主要是由于在中国过去数十年的“风险未被充分定价”所致:一方面,存款负利率(长期人口红利和金融抑制导致资金供需偏紧,银行拥有较好的存贷款议价能力)情况有望在利率市场化和存款保险制度推行后加速金融脱媒;房地产投资过去人口红利,货币超发与投资渠道狭窄背景逆转,收益显著下降甚至面临下跌风险;高收益债券受益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“GDP竞赛,强刺激,避风险”而又缺乏足够的融资渠道的“刚性兑付”支撑了10%以上的“无风险收益”,显然在当前经济下滑与守住系统性风险背景下市场化的思路不相符。

此外,人民币汇率受损的可能性不容小觑。纵观全球,只有人民币还未发生显著贬值,几乎所有发达国家以及新兴市场货币均已兑美元大幅贬值,人民币兑美元不贬,意味着兑其它货币大幅被动升值,自去年7月以来人民币有效汇率(贸易加权)已升值15%; 大幅被动升值加大经济(出口)和通胀下行压力,负面影响日益显著。

也许有人会说,中国股市现在不是“雄冠全球”么,事实上,除了主板以外,中国当前中小,创业板PE均已经接近或创下历史新高,创业板甚至超过纳斯达克泡沫时期,需注意的是,这是在当前中国经济整体增速,企业盈利下滑,由宽松货币政策和资产配置内部结构调整所助推,当前估值水平已较大程度透支了中长期上行空间,持续性存疑。

面对着本已扭曲的资产配置结构,以及国内已高高在上的楼市,债市,汇市,以及不再低估的股市,中国高净值人群寻求海外分散风险,已是从主动为之,转向迫在眉睫,甚至不得已而为之。

3、从提高收益风险比的角度来说,海外投资也势在必行

事实上,在2014年7月A股走牛之前,中国股市一直是“熊冠”而非“雄冠”全球,而同期美国,德国,MSCI全球指数均显著,持续跑赢中国股市,进一步彰显了全球分散化投资的价值。

 

海外投资的要求与渠道


当前QDII2对个人境外投资整体预计继续按照“2Q”管理模式:主要是资质管理(qualification,金融净资产(不含自住房产)100万元以上),和限额管理(quota,合格个人的境外投资不超过其净资产的50%)资质管理主要考虑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,而限额管理则是总体风险控制的需要。

当前QDII2对个人境外投资整体预计继续按照“2Q”管理模式:主要是资质管理(qualification,金融净资产(不含自住房产)100万元以上),和限额管理(quota,合格个人的境外投资不超过其净资产的50%)资质管理主要考虑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,而限额管理则是总体风险控制的需要。

未来QDII2可以投资的领域共包含三个领域:一是境外金融类投资,含股票、债券、基金、保险、外汇及衍生品;二是境外实业投资,含绿地投资、并购投资、联合投资等,按相关主管部门的规定进行备案或核准后办理;三是境外不动产投资,含购房等,须审核证明材料后办理。

因本次QDII2预计开放的第二(境外实业)、三个领域(不动产投资)涉及更多实操类业务,且主要针对于较高或超高净值人群,本文此处不再详叙。我们主要考虑流动性最好,投资最广泛的第一点,即境外金融类投资(含股票、债券、基金、保险、外汇及衍生品)。

而其中低成本的指数型基金/ETF是海外金融投资的首选。

股神巴菲特有个习惯,从不推荐任何股票和基金。但一种基金例外,那就是被动型指数基金(若考虑二级市场交易便利性,则为ETF基金),其曾经在1993年-2008年这16年间,8次对愿意长期投资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进行指数基金的推荐:“对于各位的个人投资,我可以提供一点心得供大家参考,大部分投资者,包括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,早晚会发现,最好的投资股票方法是购买管理费很低的指数基金。通过投资指数基金,在扣除管理费和其它费用之后,所获得的净投资收益率,肯定能够超过绝大多数投资专家。”

事实上,且较之于其它主动管理型基金,被动追踪指数的ETF基金具有分散化、透明化、低成本、灵活性四大特点,便利性较之于主动管理型基金有过之而无不及,应为普通投资者的首选。对于投资于海外市场的中国本土投资者而言,选择低成本的指数型基金,如VTI(先锋全美股票ETF),追踪的是全美国上市的优质股票篮子,避免了单个股票踩雷的系统性风险,且流动性高可像股票一样随时买卖申赎,年化管理费用仅为0.05%!

知易行难:警惕海外投资中的踩雷风险


海外投资虽然日益受到中国本土高净值人群的青睐,但也意味着更大的不确定性,风险或阻力主要集中于两块:

其一是投资能力层面风险。海外市场在自由市场,浮动汇率主导下波动剧烈程度不亚于本土,几乎每隔三五年甚至更短时间即面临金融危机或黑天鹅事件,如何避免海外踩雷风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其二是非投资层面风险。尽管存在风险分散的需要,但由于语言、文化、管理、税收、生活习惯等障碍,以及但由于法律、信息、甚至时差等多方面障碍,投资者的本土偏好始终存在。换言之,在解决了海外投资“为什么,是什么”的问题后,“如何做”则是中国投资者所面临的一大难题。

究其原因,是当前国内相应机构供给严重不足,特别是投资层面投研人员供给严重不足。海外投资需要有全球视野,对机构的要求涉及五大方面:全球货币金融经济分析能力,全大类资产研判能力,全金融产品研究能力,投资组合管理和实操能力,投资实务操作能力。

从目前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的经营模式来看,当今中国的财富管理机构大多处于本土产品推销的低层次发展阶段,其盈利模式主要是处于“微笑曲线低端”的产品销售返佣(前端收费),而更核心的对客户创造价值部分—量身定制咨询服务,研投组合构建能力,产品设计能力,以及后端(客户获益后提成)而非前端收费为主模式非常缺乏。

来源:第一理财网

0评论

添加回复